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今天重要關頭;川普說,第一階段協議簽不成,會大加關稅

明天美國參議員Marco Rubio要和參議院院長見面談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 的事情。應該是敦促議長趕緊把法案排到投票日程裏面。

川普 總統今天在紐約的經濟俱樂部做了一次關於貿易和經濟的演講。其中講到了中美貿易戰和中美第一階段的貿易協議。他透露了一些和中共談判的內情和他下一步的打算。我和大家復述一下他講話的重點並且分析一下。

另外我今天還去聽了一位參議員關於外交政策的演講。我問了他關於中美關系的問題。他的回答讓我更全面的了解了美國政界核心人物看待中美博弈的視角。我想把我了解到的和大家分享一下。

川普描述了今年5月和中國的談判是怎麽談崩的。 他的原話是這樣的,7個月前,我幾乎就有一個協議了。那時候艱難的部份已經談妥了。比如中國開放市場,停止盜竊知識產權。還有如果不執行怎麽進行嚴厲的懲罰。然後,我們突然接到一個電話,說中方想見我們。我們見了他們。他們來了之後給我們解釋為什麽有三四條他們沒辦法接受。那川普是怎麽反應的呢? 川普說,好吧,我是在紐約做地產生意的。我見過這個場面。嚇不到我。 我可沒有說我的上帝啊,這可怎麽辦?我現在告訴大家,我打賭中共他們現在希望當初沒那麽做。然後我就對中國商品加了25%的關稅。然後川普可能有一個口誤。他說這些關稅馬上就會變成15%。我認為他說的是12月15日計劃要對剩下的中國商品加15%的關稅,快要加了。也就是說,川普至少現在還沒有因為要簽第一階段的協議而把12月15號要加的關稅免掉。而且,他下面說了更重要的話。他說,我和Larry Kudlow說,Kudlow是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川普對他說,如果協議簽不成,那麽這些 關稅 會大大提高。也就是說,如果第一階段的協議簽不成,那川普會再大大增加關稅。

今天我去聽了參議員Josh Hawley在一個智庫:美國安全中心的演講。他是一位對中共非常強硬的人物。聯名簽署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不僅如此,還自己發起了另一個保護香港人權的法案。但在他的演講中,他也表達了一方面不能讓中共繼續以前的惡行,但另一方面,他不贊成完全退出中國。他認為那是世界上最大的市場之一,美國不能被排除在外。一位智庫研究人員向他提問,如何平衡既要和中國保持一定的經貿和技術方面的聯繫,又要規避這樣做給國家安全帶來的風險。 他說,這是我想問你的問題。我也沒有答案。在這之前,我也問了他兩個問題。第二個問題是,裏根總統說,共產主義就像病毒。對於病毒,我認為只有兩種做法。一種是殺死它,一種是遠離它。歷史證明,市場經濟和美國價值在應對中共的意識型態方面並沒有很成功。他們沒有能夠對中共的腐蝕免疫。如果美國繼續和中國交往,如何保證美國不會重蹈覆轍。他說,我同意你說的,我們這麽多年所謂的聯絡中國的思路完全錯了。中共沒有因為經貿的聯繫而變成民主社會。正相反,在兩國關係上,中共是出口者,我們是進口者。中共向我們輸出了獨裁統治的意識型態,我們受到了毒害,這就是為什麽NBA,迪士尼會做那些違背美國價值的事情。所以,我們一定要學會和適應和中共的競爭關係。要阻止他們成為區域霸權。但是這不意味著要讓中國完全和世界隔絕。 但是我們一定不能讓他們主宰世界,或主宰一個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