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關稅’謠言背後的博弈;美國還會爲別人的自由而戰嗎?

今天我們談幾件事。第一個是川普和他的貿易和產業顧問納瓦羅都出來澄清說前兩天主流媒體報導的美中兩國同意取消 關稅 是 謠言。我們分析一下這件事背後不同勢力的博弈和川普總統的態度。另外一個,我們談一下 蓬佩奧 前兩天在德國慶祝 柏林牆倒塌30周年 上的一個講話,分析他對香港問題的回答。

關稅在川普那裏有兩個作用。一個是逼迫中共來到談判桌前。本來中共才不想做任何改變呢?如果不是川普加關稅,中共肯定不和美國談。 所以要用加關稅迫使中共來到談判桌前。 另外一個,關稅 是確保貿易協議被執行的強制機制。執行的不好,關稅就不減。前者川普會保持一定靈活度。後者,也就是對於已經加了的關稅,川普知道是不能撤銷的,也不能做大的讓步。爲什麼呢?以爲已經加的關稅一定要讓中共非常疼,疼到它受不了的程度。 如果沒有讓中共疼,那麼籤的協議就將等於一堆廢紙。因爲中共違反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加一點點關稅它也不在乎。

那麼,這次要籤第一階段的協議,中共要求雙方都減免一些關稅。川普會怎麼做呢?我覺得他爲了給中共一點面子,讓協議能籤成,會取消一部分要加還沒有加的關稅。例如12月15號要生效的關稅很可能會被取消。 對於已經生效的關稅,我覺得他會非常小心,如果要讓步,也會是很小的讓步。作爲在這個特殊時間點上的特殊處理。什麼特殊時間點呢?就是現在美國國內對川普的彈劾是政壇最大的事。這件事牽扯了川普非常大的精力。 再加上準備競選,所以,在2020之前,基本上可以確定川普不願意和中共進行 貿易戰 的決戰。川普 也看清楚了,中共那邊也不會和他在大選前達成完整的協議,中共在賭2020川普落選。 所以,基於這個情況,這個第一階段的協議就是一個休戰協議。雙方都需要這個休戰協議。

單從這條線上看,這個思路沒有太大的問題。 關鍵是情況要比這個復雜。 美國民主政治的一個特點,也是它的一個弱點是,商界對政治的影響太大。中美經濟經過幾十年的融合,華爾街幾十年來給中共輸血,在美國政府中已經形成了中共幾乎是永久的說客集團。現在美國的金融界還在繼續加大力度給中共輸血,甚至美國政府員工,老師,消防員,普通職員的退休金裏面的中國公司都佔的比例越來越大,不久的將來,中國經濟的衰榮將直接關系到美國普通人未來的經濟安全。那貿易戰還怎麼打? 一邊用關稅試圖掐中共的脖子,另一面,華爾街給中共插上氧氣管。那不是美國自己和自己過不去嗎? 除非,中共做真正的結構性的改革,那意味著中共本身做根本性的改革。

如果中共沒有在向那個方向走。那川普政府應該在貿易戰之外再做一件事,就是切斷美國金融界繼續給中共輸血,爲中美經濟脫鉤做準備。 不是在一夜之間馬上脫鉤,那也不現實,但是需要朝那個方向走。這是一個很根本的思考。如果中國的政治體制不改變,共產黨的意識形態還在毒化中國人和全世界。那麼一個和中國經濟高度融合的美國,它的血液也將被全方位毒化。那時,美國也就無力改變這一切了。 里根總統當年說共產主義是一種病毒,我覺得他描述的很準確。 也就是說,川普總統,他最後需要有一個認知,就是中國如果沒有進行政治改革,中國如果還在共產黨的統治之下,美國所希望中國作出的改變,即便只是在貿易領域的改變,最終都是無法達成的。 如果有這個認知,我想美國就會走在正確的道路上。

關於蓬佩奧的演講,在他演講完之後,觀衆向他提了兩個問題,一個是問他對香港的抗議者有什麼建議,鑑於香港人已經通過和平手段獲得的成果,他們是否要繼續抗戰? 蓬佩奧說那就要看他們的人文精神了,要看香港人自己了。 至於美國會如何支持香港。他說,他不能在政策制定之前說美國具體會做什麼。美國和世界有責任對這些反抗者提供他們需要的幫助,但是最終,反抗者會在這場抗爭中取得成功。

這裏有一個關鍵點:美國會提供幫助,但是美國不會代替中國人,也不會代替香港人去打一場爲他們爭取自由的仗。所以蓬佩奧說,將來香港的局勢怎麼發展,要取決於他們的人文精神,取決於香港人自己。